2020年度成都100個夜間經濟示範點位發佈,點燃成都不眠夜

2020-11-20 10:25

  2020成都國際友城青年音樂周8月28日在東郊記憶舉行。 成華區委宣傳部供圖

  夜間書店。記者楊樹攝

  春熙商圈夜景。錦江區宣傳部供圖

  如果想要了解一座城市,一定要看看這個城市的夜。在成都,夜是時間,色是賦予時間靈魂的場景。在唐代詩人張籍眼裏,成都的夜是“萬里橋邊多酒家”,在杜甫眼裏,它是“隨風潛入夜,潤物細無聲”……時至今日,成都的夜仍是千變萬化。一組數據可以大概勾勒出成都的夜色。在2020中國夜間經濟論壇上,成都拿下“2020中國夜間經濟二十強城市”第三名。美團發佈的全國夜經濟報告證明其“硬核實力”,成都在夜間消費總額和人均消費額方面大幅領先於其他城市。高德數據顯示,10月1日到5日,成都位列全國十大夜遊城市榜首。

  11月13日,2020年度成都100個夜間經濟示範點位正式發佈,“夜説錦官城”計劃同步啓動,成都夜間經濟再“加碼”。

  從晝到夜

  填補消費時間空白

  當成都的天色從魚肚白的黎明變為藏藍色的夜空時,生活的軌跡也從白天延長至夜間。

  夜間經濟(night-time economy)一詞是20世紀70年代英國為改善城市中心區夜晚空巢現象提出的經濟學名詞。“夜間經濟”因可以延長經濟活動時間、提高設施使用率、激發文化創造、增加社會就業、延長遊客滯留時間、提高消費水平、帶動區域發展,成為城市經濟新藍海。

  以世界著名不夜城倫敦為例,2014年其夜間經濟直接貢獻了263億英鎊總增值,創造72300個就業崗位,佔倫敦就業崗位的1/8。還有資料顯示,美國人60%以上的休閒活動都在夜間。

  對正在建設國際消費中心的成都來説,夜間經濟十分重要。2018年發佈的《成都加快建設國際消費城市行動計劃》明確:要挖掘夜間消費新動能,加強夜間經濟的環境營造,加快培育錦江夜消費商圈,引入現代新興消費業態,打造成都夜消費地標。

  成都實地調研了夜間經濟重點發展區域,學習借鑑巴黎、東京、上海等國內外先進城市經驗,並結合成都實際,在2019年9月,出台了《關於發展全市夜間經濟促進消費升級的實施意見》。

  在戴德梁行成都公司策略發展顧問部董事孫曉蓉看來,發展夜間經濟,是成都構建消費時間全通的一環,通過延長消費時間,成都正在促進各類消費場景協同合作,填補消費時間空白,構建24小時複合生態圈。

  從動到靜

  皆是成都的夜色

  當人們還在認為夜經濟指的是酒吧、餐飲時,成都的夜早就有了千變萬幻的色彩。成都人把這種色彩稱為場景——

  晚上7點,夜幕降臨錦江,古香古色的烏篷船載着遊客緩緩向合江亭駛去。沿途古樂悠揚,建築倒影綽約,錦官城繁盛的商貿映襯在河畔建築的牆體上,詩意古韻與現代建築在碧波緩流中融為一體,古典與現代是夜色。

  晚上8點,位於339的2層,德國進口國際卡丁車館內,輪胎與瀝青賽道的摩擦聲嘶鳴,速度與激情是夜色。

  晚上9點,東湖公園旁,沉浸式劇場“成都偷心”正在上演,音樂坊隨處可見街頭藝人的表演,文藝和浪漫是夜色。

  晚上10點,在成都拾野自然博物館裏,人潮如織,其“博物館奇妙夜”活動,最受歡迎的莫過於“夜宿博物館”主題,感受與收穫是夜色。

  晚上11點,火鍋店、酒吧、特色小吃……此起彼伏的歌聲、跑堂聲、交談聲好不熱鬧,市井氣與煙火氣是夜色。

  凌晨1點過,窄巷子一處院落裏的三聯韜奮書店,依舊人來人往,寧靜與書香是夜色。

  “年輕人是書店的主要消費羣體,他們的消費行為很多都發生在夜晚。隨着夜經濟政策的出台,三聯韜奮書店的系列夜間創新舉措也獲得了越來越多人的認同。”三聯韜奮書店的負責人胡曉燕這樣説。

  德國進口國際卡丁車館負責人鄂方羽也深有同感:“卡丁車的消費基本都是年輕羣體,夜晚也是其主要營業時段,車館營業時間已延長至夜間12點,今年國慶期間基本每天都會從9點半營業至次日凌晨1點,客流高峯期一天更是發車近500次,這反映出成都夜間所藴藏的巨大活力。”

  自古因商而立,因商而興的成都,深知如何用夜間經濟增加消費的時長與寬度。

  從1.0到3.0

  升級更多“夜”態

  對正在加速建設“三城三都”(世界文創名城、世界旅遊名城、世界賽事名城,國際美食之都、國際音樂之都、國際會展之都)的成都而言,“越夜越熱鬧”的夜間經濟,是一股不可或缺的力量。

  在此次發佈的100個成都夜間經濟示範點位中,既有寬窄巷子、夜遊錦江、遠洋太古裏等知名打卡點,更有融創文旅城等“新晉網紅”,營造更具“國際範、蜀都味”的成都夜間經濟新風尚。

  100個成都夜間經濟示範點位覆蓋夜間旅遊景區、夜間文鑑藝廊、夜間親子樂園、夜間醫美空間、夜間樂動場館、夜間學習時點、夜間購物潮地、夜間晚味去處、夜間風情街區等10類消費場景,呈現出成都夜間經濟多元、多面、多點的新“夜”態。味覺、觸覺、嗅覺、聽覺、視覺,都是成都發展夜間經濟的切入點。

  從美食、酒吧構成的成都夜間經濟1.0模式,到融合了藝術、文創、文博等新興消費業態的2.0模式,成都夜間經濟提檔升級,正進入線上與線下深度融合、科技與時尚交互共生的全新3.0時代,深度結合文創、文博、藝術、商業等新興業態,不斷呈現多元化、差異化、特色化、品質化的新趨勢。

  仲量聯行成都戰略顧問部負責人分析認為,當前成都夜間經濟迭代的本質,是一種以天府文化創新演繹為內核,疊加科技等前沿表達手段,融合多元消費場景的新模式。

  從九眼橋到軟件園

  奮鬥是成都最大底色

  多種多樣的消費場景讓成都的夜五光十色,但這些場景都是在為奮鬥提供服務。這種奮鬥,小到為了更好生活的期許,大到對標世界不夜城的雄心壯志。

  晚上8點,天府國際機場,照亮夜空的除了那顆星,還有各類施工機械的燈光點亮了夜空。

  晚上12點,高新區軟件園及附近的寫字樓裏,華為、騰訊、阿里這些企業的辦公室依舊燈火通明。

  凌晨3點,三環外的成都電子商務聚集區之一的西部智谷依舊燈火通明。門口的保安説:“這棟樓從未熄過燈。”

  “你的外賣到了。”位於天府大道的東方希望天祥廣場,即使是深夜,這樣的來電也不絕於耳。據“餓了麼”數據顯示,這處寫字樓的月均深夜訂單量排名西部第一,全國第四。

  “寫字樓的夜間外賣訂單數量龐大、消費能力高,從中可看出成都高新區的樓宇經濟發展迅速,撬動了外賣這樣的服務業。”在阿里本地生活相關負責人看來,這片正處於高速發展期的區域,夜間加班激發了夜間消費的活力。

  安逸的外表下,成都正爭分奪秒,朝着新世界的星辰大海奔去。

  從喧譁到平靜

  考驗着城市管理水平

  24小時便利店、深夜食堂、深夜公交都在為奮進的成都人提供保障,它們都在重新定位這座城市在世界城市座標體系上的位置,也對成都的城市管理提出了更高要求。

  孫曉蓉説:“以倫敦為例,夜間經濟業態多元化與社會多元主體參與管理是倫敦夜間經濟成功的關鍵。”

  所遇皆可為師,成都也正在向世界著名“不夜城”學習管理方式。今年4月,成都推出的首條夜間觀光線路正式開行,該條線路包含九眼橋、錦江夜遊碼頭、望平坊、香香巷、天府熊貓塔、網紅酒吧聚集區、太古裏、大慈寺、鏜鈀街等16個成都夜間的地標景點。“夜貓子們”只需要用90分鐘、1張車票就能盡情感受成都夜裏的繁華與寧靜。

  成都出台的《關於發展全市夜間經濟促進消費升級的實施意見》中也提出:引導廣大市民、社會力量廣泛參與,鼓勵經營主體與社區居民共同開展自律管理,維護和諧社區環境。

  在“夜貓子們”最愛出沒的339,成都交警五分局組建夜間專班,破解339的夜間高峯和亂象,除交警外,猛追灣派出所民警、城管、綜治、物業也加入其中。

  這抹暖色也在温暖着加班的人們。“凌晨,當我從大樓出來時,樓下的便利店還開着,能買點食物填飽肚子,就覺得十分幸福。”在天府四街上班的吳桐説,從便利到交通,成都在夜晚的這些細節,都讓她更加喜歡這裏。

  這座城市夜不打烊,這裏的人們奮鬥也不捨晝夜。(記者 雷倢)

責任編輯:徐夢帆
01007020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764107